溺薨

休学的第二个月零七天,昙花一现的理想,当初的热情现在为零,起床—吃药—睡觉,一天中有意义的三件事,脑袋运转得像老年人,没有动力,烦。

I tried to write your name in the rain

But the rain never came

So I made with the sun

The shade

Always comes at the worst time


一个玻尔兹曼大脑诞生了,在宇宙的某个角落里。在没有任何感官输入的无尽虚空里,它却独自为自己的诞生疑惑与欣喜。有种陌生的解脱感在它心里噗的一下绽放开来,就像人类婴儿出生时开始大哭的那一个瞬间。而它还未意识到自己拥有意识。它享受着对自己而言的虚无。四十五秒后,它也归于虚无。

一开始看宝钻的时候我也是绝对信任维拉和一如,但是越来越觉得...他们有很多不太明智的地方。比如太绝对的善恶观等等。
宝钻的故事必定或多或少会有对黑暗方的妖魔化,我更愿意相信dark lords也是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将世界改造得“尽善尽美”,并且这个观念是吸引人的,不然也不会有追随者。虽然托老说过“引入原初罪恶者”并无这样的想法,说的是蘑菇,但是...谁知道呢。
如果故事毫无疑问是真实的历史毫不偏袒任何一方,我当然会支持光明。这样想想...有点遗憾呢。

人间关系如此残破,如同魏尔伦与兰波。